首頁文章專欄[觀點] 如何應對法蘭克福照明展上的侵權糾紛

文章專欄

03
四月

[觀點] 如何應對法蘭克福照明展上的侵權糾紛

由 Caesar 發表

來源: 中國照明網
 
3月22日,一則「中國企業涉嫌侵犯LED燈絲燈專利,法蘭克福展位被查封」的消息刷爆朋友圈,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又開始站隊,大搞地域歧視「中國企業丟人丟到國外去了」,「我國企業缺少創新精神」、「國內企業知識產權意識淡薄」,23日該企業快速做出了回應,對這些人啪啪啪打了臉!
 
事件還原
據正在參加法蘭克福照明展的人員透露,在展會現場,來自中國寧波的寧波凱耀電器製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波凱耀」)因涉嫌侵犯台灣「液光固態照明」公司燈絲燈專利被舉報,導致攤位被圍並要求整改攤位,侵權的LED燈絲燈產品疑似被沒收。
法蘭克福照明展寧波凱耀的展位
 
企業回應
對於此次侵權事件,寧波凱耀迅速作出了澄清,聲明中稱,此次舉報侵權的企業是其競爭對手之一,舉報是為了達到不正當競爭目的行為。
聲明中還指出,被控侵權的燈絲燈有專利號為DE 202015100715的專利覆蓋,該專利由專利權人SIM LIGHTINGDESIGN COMPANY LIMITED授權給凱耀。該專利甚至比主張該侵其權的專利更早公開。凱耀和其許可人將窮盡一切法律手段維護產品的合法性並在需要的時候無效主張侵其權的專利。
 
侵權背後
回顧往屆法蘭克福照明展,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更有甚者,一些大型參展商基於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會專門派人在展會上巡視,比如14年歐司朗、飛利浦就專門派專利高管在展會上進行專利核查。
可以看到,國際展會固然是宣傳產品、拓展市場的好機會,但也是企業搜查侵犯自己知識產權的產品的機會,並對其採取法律行動,以達到削弱競爭對手市場地位、降低競爭對手市場形象的目的。
除此之外,就是國外對中國企業的偏見,「抄襲」、「仿冒」「山寨」的帽子一直沒有摘去。前幾屆法蘭克福照明展上,德國海關組織侵權檢查,中國參展企業被視作重點檢查對象,有幾家企業就被要求撤下展品並接受罰款。其實,近幾年,隨著中國企業技術的提升,對知識產品保護意識的提高,侵權現象已經大為改觀,再給中國企業扣「舊帽子」實為不妥。
此外,也暴露出我國照明企業在海外參展對知識產權保護工作認識不夠到位,準備不夠充足的問題,也反映了我國政府在相關規範和管理力度上的欠缺。不管怎樣,一旦構成侵權,後果是相當嚴重,輕則展位被封無法繼續參展,重則會被告上法庭,當地海關也會對侵權企業進行封堵、制裁。還需要承擔高額的賠償,或者被禁止在歐洲銷售產品。
那麼,是否有相應的措施,可以應對以上現象的出現呢?
 
 
展前預防
要想不被別人抓到小辮子,就得做好預備工作。照明企業在參展前應仔細核查,確認將要展出的產品是否可能在參展國舉辦地引起專利、設計和商標方面的糾紛。具體來說,應做好法律咨詢和產品檢索、商標註冊、保護文書等工作。
法律咨詢和產品檢索是參展企業應在參展前進行法律咨詢或通過專門的檢索機構,對重要的、即將推出的新品進行有針對性地檢索。商標註冊是參展企業在國內註冊的同時,也將重要產權在歐盟和其他相關市場進行註冊,享受德國和歐盟完善的知識產權法律體系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保護文書是展商在參展前可以請律師書撰寫,遞交法院,避免法院因競爭對手一面之辭,下達臨時禁令。
這樣,即使不存在重大風險,但為預防可能發生在展會的糾紛,做好保護性措施。
 
分析法律
德國是對知識產權保護最為嚴厲的國家,在展會知識產權糾紛中最常用的法律措施為——臨時禁令。臨時禁令制度作為一種訴前保全措施,存在以下特點:一是法院一般會在很短時間內作出裁定,二是一般無擔保要求,三是無起訴要求。
由於臨時禁令的上述特點,使得它成為權利人維護自身權利的有力武器之一。也正因此,它也成為展會上常見的一種維權手段。如果發現侵權行為,他可以立即向參展商發出警告信,要求在限定時間之內停止侵權並承擔賠償。如果參展商不按警告信的要求行事,那麼,他將會到法院申請請臨時禁令。有些知識產權所有人甚至根本不事前發出警告信,而是直接申請法院臨時禁令。
如果舉報者讓法院相信,該案件有緊迫性(比如侵權產品現在正在展會上展出),法院通常在幾個小時之內就可以授予臨時禁令。並且,臨時禁令在授予後就可以立即被執行,法警可以在展會上立即扣押侵權產品。
臨時禁令的內容一般包括沒收侵權產品及產品目錄,並且禁止在德國境內銷售、批發或通過其它途徑流通侵權產品。如果參展商不是生產商,法院還可以指令提供侵權產品來源。臨時禁令道常還指令參展商承擔申請請時禁令的知訴,舉報者請臨時禁令而產生的律師費用和法庭費用。
最關鍵的是,參展商如果不遵守臨時禁令的規定,則可能會被判決承受高達25萬歐元的行政罰款,甚至,參展企業的負責人可能會受到形式處罰。
但是,臨時禁令不涉及損害賠償。如果舉報者要求參展商就自己因侵權產品而受到的損失(如產品銷售量降低)承擔賠償責任,那麼他需要提起正式的起訴。
提起正式知識產權訴訟是一件耗時、耗財和耗力的事並且,即使知識產權所有者在德國勝訴,法院判決中國參展商向知識產權所有人支付一定金額的賠償。可是,如果中國參展商在歐洲沒有子公司,也沒有在歐洲銷售產品,該德國法院判決要到中國來申請強制執行是比較困難的。
正因為如此,在實踐中,知識產權所有人或他們的律師通常會陪同法警到中國參展商的展位上來送達臨時禁令。這時候,他們往往要求中國參展商簽署一份停止侵權的聲明。這份聲明通常包括中國參展商停止侵權,並就以前的侵權行為作一次性賠償。聲明中還通常約定對違反停止侵權義務的懲罰,以及該聲明的適用法和訴訟地。如果中國參展商簽署並履行這份聲明,舉報者則承諾不提起知識產權訴訟。
提醒中國參展商注意的是,在咨詢您的律師之前,千萬不要隨意簽署這種聲明。因為,通常這種聲明的用語太廣泛,會為中國參展商帶來很大的責任。因此,參展商如果收到禁令可以到授予臨時禁令的法院登記異議,登記時間不限,但是登記異議不能阻止臨時禁令的實施。更有效的保護方法應該是在參展前就向法院提交保護性書面文件。
 
保護函制度
由於展會時間較短,上述的反制措施實際上無法及時發揮作用。為了彌補這一缺陷,德國法律界還發展了一種「保護函」制度,可以作為反制臨時禁令的方法。
保護函實際上並非德國《民事訴訟法》上規定的法律制度,而是在實踐中逐步形成並得到了各級法院承認的一種制度。據統計,每年德國大約會有20000份保護函。
當參展商根據以往參展經驗、展會期間的種種跡象或出於對競爭對手的瞭解,判斷對方可能會在展會期間向法院申請臨時禁令時,可以提前向法院發出保護函,以達到阻止法院作出臨時禁令裁定。
保護函的內容不必過於冗長複雜,重點應放著說明並不存在作出臨時禁令裁定所要求的「緊迫性」上。在保護函中,發函人需說明雙方情況、可能的糾紛以及不開庭作出臨時禁令的危害。發函人還可以請求法院:
1、不作出臨時禁令裁定;
2、不在不進行口頭審查(開庭)的情況下作出臨時禁令裁定;
3、可以要求對方就臨時禁令申請提供擔保,或自行提供擔保阻止發出禁令的強制執行。
由於權利人可能從多個有管轄權的法院中選擇一個法院提出臨時禁令申請,保護函的發函人也就需要向所有有管轄權的法院發出保護函。由於德國每年的保護函數量可觀,對於法院的日常工作和檔案管理也提出了不小的挑戰。為瞭解決這個問題並保證保護函能夠更好地發揮作用,德國於2007年7月開始嘗試建立「保護函中央登記系統」作為統一的保護函接收機構。該系統雖非官方設立的登記系統,但目前已得到62家各級法院的認可。發函人在支付較低的費用後(一次45歐元,外加增值稅),可以將保護函及相應證明資料上傳到該登記系統,系統會保留90天(可申請延期)。已認可該系統的法院,在作出臨時禁令裁定前,會自動登錄該系統查詢有無對應的保護函。而對於還未加入或認可該登記系統的法院,發函人可以告知相關法院,其已將保護函上傳至ZSR系統,以便法院在作出臨時禁令裁定前參考。
一帶一路戰略造就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步伐日漸加快,但通過眾多的侵權事件可看出,中國照明企業走出去的的準備仍不夠充分,尤其是知識產權保護意識有待提高。
藉此,中照網再次呼籲,中國照明企業要提高知識產權意識,讓侵權事件不再發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