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章專欄[觀點] 專利客戶溝通技巧——如何提高發明授權率

文章專欄

08
四月

[觀點] 專利客戶溝通技巧——如何提高發明授權率

由 Ken 發表

 
作者|  史明罡  專利代理人,本文系作者授權發布,轉載請征得作者同意,並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思博網!
 
     前言:筆者所述的規模較小的事務所,是指在最低谷時期,老板、流程及財務分別僅1人,筆者作為物以稀為貴的唯一常駐代理人,勢必要擔當重任,也即,筆者夜間進行專利撰寫、答復OA及復審等作業,而白天基本都在接待各種上門客戶,且幾乎全年無休。期間以審查指南和夜間作業經驗為武器,以維護自己的專業形像為動力、以簽訂合作為導向,不斷以客戶作為磨刀石來磨練自己。在磨礪過程中時常總結經驗,如下分享對於“如何提高授權率”的應對思路。
 
  重要聲明:建議申請專利以創新為基礎,以專利法為准繩,嚴格依照制度規定操作。
 
  客戶類別一、客戶的交底材料充分完整
 
  1、客戶分析:服務難度較大。
 
  此類客戶的需求比較明確,主要目的是獲取最大範圍的專利保護(本文對於如何獲取較大保護範圍暫不做詳細分析)。該需求的前提是獲得專利授權。
 
  客戶已有完整的技術方案,換言之,客戶的技術方案不允許代理人過多的修改或者拓展,代理人可以發揮的余地不大(提高授權率方面)。
 
  結合上述分析,此類客戶極大的限定了代理人的主觀能動性,且要求代理所承諾幫助提高授權率。
 
  2、應對思路:勇於說NO。
 
  客戶在束縛代理人手腳的基礎上,還要求提高授權率,明顯屬於不符合邏輯的非理性要求。代理人越退讓越會滋生客戶的非理性心理,甚至引導客戶轉變為“無理客戶”。因此,筆者通常直接告知客戶,授權與否主要取決於技術方案本身是否具有新穎性和創造性,代理人僅是事實的捍衛者,也就是說,事先為代理人免責。雖然是直接告知,也應盡量在輕松愉快的溝通氛圍中告知,並竭誠解答客戶會接著提出的各種問題。
 
  --那麼客戶的問題來了,何為新穎性和創造性?
 
  筆者認為,能夠成功的引導客戶將授權率的話題轉移至其他問題是談判技巧之一。
 
  對於專利知識了解較深的客戶無需多言,而對於專利知識了解不深的客戶,筆者經常將新穎性通俗的解釋為是否能夠檢索到一篇相同的現有技術,將創造性通俗的解釋為是否能夠檢索到多篇類似現有技術相結合使用。
 
  --那麼客戶的問題又來了,你們提供檢索服務麼?
 
  筆者認為,能夠成功的引導客戶不斷提出自己較擅長回答的問題,也是談判技巧之一。
 
  當然提供,而且免費檢索,但是不建議盲目依賴檢索結果。筆者通常以讓審查員躺槍的方式為客戶解釋:基於主觀因素,審查員與代理人對於技術方案的理解深度不同,檢索的結果不同;基於客觀因素,對於技術方案的概括、關鍵詞的總結不同,檢索的結果也不同;因此,不排除代理人檢索分析的結果不同於審查員檢索分析的結果的可能性存在,也就是說,無論代理人檢索分析的結果是否具有新穎性和創造性,都不能絕對排除能夠被審查員給予授權的可能性。考慮到專利在先申請的原則,花費時間做沒有明確答案的檢索作業並不劃算。
 
  進一步的解釋:在簽約導向的作用下,難以杜絕一種現像,提供給客戶的現有技術可能會具有檢索者所需要的傾向性的暗示。這種現像筆者很反感,希望能夠逐步杜絕。
 
  聲明:基於上述原因,如果客戶堅持檢索,建議通過官方途徑進行,用於在一定程度上預判授權前景。
 
  --那麼客戶可能還有較尖銳的問題,(基於提高授權率)代理人能為我做什麼?
 
  筆者認為,能夠成功的引導客戶提出這種毫無技術含量的問題以此結束敏感話題,也是談判技巧之一。
 
  代理人做的工作極其專業且無可替代。筆者還是習慣以讓審查員躺槍的方式為客戶進行解釋:基於多數審查員屬於沒有一線研發經驗的純理論學者,以及基於審查員的領域劃分很具體每日像玩“大家來找茬”一樣的審核其領域內的大量類似方案,這樣一群不同程度的“審美疲勞患者”經常覺得很多特征都是“容易想到”、“等同替換”、“常用技術手段”,難免會令審查員對於技術方案的理解不到位,以及對於新穎性和創造性的判斷做出實際上頗有爭議的結論,而上述結論偏又很嚴實的裹著專利法相關法條的天衣,表面上還無縫。代理人的工作之一即是從專業角度撕開法律外衣,從技術角度尋找被誤解、忽略的發明點,再通過專利法相關法條的對應分析,放大該發明點的貢獻值以爭取授權的機會。而上述機會的獲得的前提,是專利申請文件的撰寫質量,撰寫質量包括技術還是法律兩方面。顯然,非代理人甚至非資深代理人很難完成上面的工作,也即高質量撰寫文件以及極具專業性和技巧性的審查意見答復工作。
 
  結合上述分析,找正規事務所的資深代理人處理專利申請,是提高授權率的極重要因素。另外,筆者會順便告知客戶本所總的發明授權率,也算給予一定的慰藉。
 
  客戶類別二、客戶的交底材料不夠充分完整。
 
  1、客戶分析:服務難度相對低。
 
  此類客戶的需求比較純粹,主要目的是獲得專利授權。授權的意圖不一。
 
  客戶沒有完整的技術方案,換言之,客戶的技術方案需要進一步補充,可能在代理人的引導下由客戶補充,也可能直接委托代理人代為補充。代理人可以發揮的余地較大。
 
  結合上述分析,此類客戶希望代理人協助其進行技術規避研發,一切以幫助提高授權率為目的。
 
  2、應對思路:有理有據。
 
  所述的有理,是指頗有授權道理的建議;所述的有據,是指往來郵件以及最終定稿須客戶確認,保留應對客戶反悔方案思路的自保證據。
 
  所述的“有理”包括但不限定於如下至少一項:
 
  其一、方案的技術領域限定盡量小。深度建議:理論上分析該方案不能夠應用於其他領域,或者其他領域的類似特征不能轉用至該領域的原因。
 
  基於此,一定程度上縮小審查員檢索的範圍。
 
  其二、背景技術盡量詳細。深度建議:背景技術盡量引經據典,並邏輯縝密的深入分析現有技術的諸多嚴重缺陷。
 
  基於此,一定程度上可減少“常用技術手段”等模糊判定。
 
  例如:筆者曾輔助客戶修改的發明專利,主題為組合櫃。發明點在於櫃子上集成了水桶、水泵、熱水器、加濕器、生豆芽機等現有設備,需要燒多少水則抽多少水。背景技術詳細調查取證以及分析,得出現有的飲水機具有“千滾水”“細菌無法清除”等諸多缺陷,其篇幅超過一頁。該專利申請已獲授權。
 
  其三、技術方案所涵蓋的技術特征盡量多。深度建議:理論上分析多個技術特征之間如何配合作用,以解決某個技術問題;以及分析缺少任一個改進點均無法實現,也就是說,該技術問題應不同於任一個技術特征自身的功能所能解決的技術問題。
 
  基於此,一定程度上應對多篇現有技術相結合的技術啟示。
 
  例如:筆者曾答復過的某申請第一次審查意見,主題為激光發射器,專利申請所包括的各種透鏡的數量及其各自的作用與現有技術相同,僅有位置關系略有區別,以此區別作為區別特征,輔以說明書中所分析的基於位置關系配合作用的更佳激光效果,已獲授權。
 
  其四、技術方案盡量提供算法或者適用數學模型等參數,表征形狀或者工藝等特征。深度建議:理論上分析算法或者數學模型等特征的作用。
 
  基於此,審查員較難歸納關鍵詞,因此檢索到相同的現有技術的難度相對較大。
 
  例如:筆者曾撰寫的某發明專利,發明點在於通過攝像頭采集人在影像場景中的動作變化,觸發投影播放不同的影像,達到隨著人行走於地面上的步伐令地面上的花的影像隨之盛開的情形;引導客戶補充若干數學模型,該專利已獲授權。
 
  結合上述分析,代理人對於客戶技術方案修改補充的正確引導,是提高授權率的重要因素之一,然則發明有風險、申請需謹慎!再大咖的代理人也提供不了授權的絕對保障,因此本著真誠及為客戶負責的態度,建議不要輕易給客戶承諾。
 
  在此聲明:以上僅為個人經驗,不承諾具有普遍適用性。

Top